返回列表 发帖

医生年收入23万!这个地方成基层医改范本

“罗湖模式”是城市医改的主要方向,而花都则是基层医改的模范样本。“花都模式”让村民一元看病,基层医生年均收入达23.5万元。

标准化建设的村卫生站宽敞明亮、配备齐全,村民每次拿药看病只要一元钱;乡村医生都是有编制的大学毕业生,技术水平高,年均收入达23.5万元;区、镇、村三级人才可双向流动,区医镇用、镇医村用……广东基层医改的“花都模式”,如今已开花结果。据悉,广东将在全省推广基层医改的“花都模式”。

村民花一元可看病拿药

“小病忍、大病挨,重病才往医院抬”,道出许多农村地区患者对待疾病的态度。“花都模式”以小布村为试点村之一,开展“一元钱看病”服务,即村民在村卫生站看病拿药,每次只收一元钱挂号费,若需注射则另交一元钱注射费,药品及诊疗费全免。

2010年9月起,这一政策在全区铺开。足不出村即可一元钱诊治一般常见病、多发病,改变了村民的就医习惯,小病不再拖,慢性病也得到了良好控制管理,降低了大病的发生几率。

更重要的是,花都区逐步用正规医学院校毕业生代替传统老乡医,统一招聘大学毕业生纳入所在镇卫生院事业编制管理,充实到乡村医生队伍。

基层医生年均收入23.5万

为何医科大学本科毕业的江文校们愿意扎根在乡村工作?“秘诀”在于花都区激发基层活力、提高乡医待遇、稳定基层人才队伍的一系列改革举措。

据花都区卫计局局长曹扬介绍,2018年,花都将乡医编制全部并入镇卫生院编制管理,由区统一招聘,镇卫生院统一日常管理、统一调配使用、统一发展平台、统一职称晋升渠道。

更重要的是,区、镇、村三级人才还实现了双向流动,实现了“区医镇用、镇医村用”。2017年,花都出台政策,基层医疗机构每派出一名医务人员到区级医院进修,区级医院就派出一名医务人员到基层帮扶。村医到镇卫生院学习,镇卫生院也会派医生到卫生站轮岗。

如果待遇提不上,招进人才也难以稳定扎根。2017年起,花都区明确基层医疗机构实行“公益一类财政供给,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管理”,取消“收支两条线”的补偿方式,并加大奖励性绩效工资占比,鼓励乡医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据统计,2017年花都区的基层医务人员年均工资从2010年的6.1万元增长到了23.5万元。随着一类财政供给、二类管理的政策继续实施,医务人员待遇有望继续增长。

农村三级诊疗格局形成

2017年底,以花都区人民医院为龙头的医疗集团正式成立。该集团联合了区内1家二级医院及6个镇、街医疗卫生机构,在机构、资产、业务、人事和医保资金方面实现“五个统一”管理。

与“罗湖模式”不同,花都区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是通过基本医疗保险总额付费来实现医保的杠杆作用。当地人社部门将签约参保人年度总费用打包给医疗集团,结余留用,引导医务人员及时下转康复期病人、做好疾病预防。与此同时,签约的外转病人医疗总费用计入医联体,使得医联体主动提高医疗和服务水平以留住病人。

随着优质医疗资源有效下沉,基层医疗质量稳步提高,2017年,花都区内就诊率达90%,构建起“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镇、大病不出区”的三级农村卫生服务格局。

涨薪三道难关

基层医生年收入23万!看到这一振奋人心的真实案例,想必大家也充满了期待,但笔者认为这是一个美好希望,基层医务人员还需更加努力才有高薪可能,没有一定的付出获得响应的高薪基本是不可能。目前来说,基层医生涨薪还需迈过以下三道难关:

基层还需改革不合理机制,高薪才可能

现有状况,无论是政府政策还是平台机构,都对基层医疗机构敞开怀抱,市场前景广阔,比如医号馆平台可以为基层医疗提供常规医疗设备、医疗信息化等软硬件建设,全方位优化资源配置,可是基层好像看病能力依然还有待提高,如果这时候给予基层医务人员高新,肯定很难服众。

现在的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确实不如人意,导致大量的病人,纷纷涌入各大医院,使得基层的分级诊疗没有发挥应有作用。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不高,是医疗秩序混乱原因之一。

因此,这就意味着基层医院的高薪必定是一个伴随着医疗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的提升,所以,医号馆创办了线上医技培训平台,旨在提升基层实际医疗服务能力,让基层能够有效开展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把大部分的常见病和多发病留在基层。高薪也就水道渠成了!

基层公共卫生服务真实有效了,高薪就有了

当然,基层仅仅提高医疗服务能力,还并不足以获得高薪。因为,基层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功能,要发挥其公共卫生服务能力。通过开展公共卫生,尤其是健康教育、0到6岁儿童的健康管理、孕产妇的系统化管理、慢性病的管理、传染病的防控,精神病的社区管理。即将通过开展公共卫生,减少并降低疾病的发病率,稳定慢性病。这些工作要真实、扎实、有效,才会发作用。一定要避免假、大、空。

现实的状况是,基层目前落实的相当多的公共卫生工作沦为填报表、建档案、做资料、应付检查等许多无效工作中。这种情况给予基层高薪,我想基层医务人员自己也会拿不下手的,更别说社会大众和有关部门了。只有基层真正地把公共卫生工作落到实处、做到细致,就可以降低疾病的发病率、减少不合理的医疗费用,在对整个民族、整个国家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样一来,基层高薪,也就顺理成章了。

基层还需改革不合理机制,高薪才可能

一是进一步明确投入机制。也就是基层医务人员高薪,钱从何而来?该政府的政府来;该市场的市场管。让基层的钱来的明明白白,让高薪有所依靠。二是分配机制要改革。现有绩效分配并不能匹配实际,应该加以改变。三是要确认高薪是普惠制还是特例。像深圳30万年薪只是特例,并不是深圳整个基层全科医师都有这样的收入水平。特例只是少数,不具代表性,只有普通基层医务人员都享有高薪才是真正的高薪。

总得来说,马上高薪不现实,将来高薪有可能。但是,高薪不走凭空而来,是需要基层医务人员提供优质、高效、便捷的服务才能享有的!

医号馆基层医生共创平台,共赢未来

医号馆互联网医疗综合服务平台,为基层医生开创更多创业的机遇,联盟众多医药、器械等商家,以品质为先,让每一个基层医生都能定制属于自己的健康商城,随时随地给患者对症下药。

分享经济,裂变共赢,这是健康的新型产业模式,基层同道们,你们以为如何?大家一起努力吧!
收藏 0

返回列表